作战想定:美国军事打击伊朗的可能方案与伊朗的反制措施

发布时间:2020-01-19 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作战想定:美国军事打击伊朗的可能方案与伊朗的反制措施

朱宁/编译

【知远导读】2020年1月3日,美国使用火箭弹击杀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指挥官卡西姆·苏莱曼尼少将。事后,美伊关系愈发紧张,两国发生战争的危险加剧。对此,俄罗斯战略预测与评估中心专家加尼耶夫(Т.А. Ганиев)近日撰文,分析了美国及其盟友对伊实施打击的可能行动方案,以及伊朗实施反制的举措及能力。文章认为,尽管美伊军力对比悬殊,但伊朗可凭借其非对称战略、防空作战、特种行动、恐怖袭击等作战样式,抵御美国及其盟友总兵力达20万余人的大规模入侵。另外,伊朗可通过封锁霍尔木兹海峡影响国际油价和军政局势,进而迫使美国及以色列重新评估入侵伊朗的决心。

目前,在美伊紧张局势的背景下,伊朗领导层不排除对美国和以色列发动导弹/炸弹袭击,并会将注意力转向如何制定行之有效的反击入侵战略。在该战略中,伊朗将主要使用“非对称战争”和“报复行动”,以此迫使敌人放弃军事干涉。然而,无论是中东地区局势发展进程所彰显出的特征,抑或军事专家对美国军事介入波斯湾行动方案的阐述,都表明美国入侵伊朗不会像其在伊拉克开展“沙漠风暴”行动一样轻松,当然这也绝非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伊朗问题的根源在于其核计划,这也是近年来导致围绕伊朗军政态势紧张加剧的主要因素。

对伊朗打击的可能方案

通过分析美国、以色列及其他关切伊核问题欧洲国家军政领导人的言论,可以预测出存在3种军事打击伊朗的可能方案。

第一种打击方案:有限航空/导弹打击

有限的航空及导弹打击旨在摧毁伊朗境内最为重要的核设施。在此情况下,可能由以色列单方面完成航空打击任务。这是因为,一方面以色列愿意对伊朗境内的核设施发动先发制人式的打击。另一方面,以色列航空兵已经具备消灭近东地区核目标的经验。比如,1981年,以色列空军即采用突袭的方式消灭了伊拉克“塔穆兹1号”核反应堆。如果以色列独立空袭伊朗核设施,可能会优先使用F-35IF-16、F-15,并将按下述3条可选航线飞抵目标。

航线1:从以色列北部方向起飞,经土耳其毗邻叙利亚边境一线空域。该线路距目标1000-1200千米。其主要障碍是必须获得土耳其同意。然而,即使美国直接介入该问题,土耳其也不太可能给予通行许可。

航线2:经约旦和伊拉克领空。该线路较近,距目标700-800千米。主要障碍是必须采用低空飞行方式秘密通过,避免被这两个国家的防空系统发现。

航线3:经约旦、沙特和波斯湾空域。该线路距离目标最远,达1300-1500千米。对伊朗军事领导层而言,这将是最出乎预料的线路,但问题的关键是以色列能否与沙特达成过境协议。

另外,以空军若想过境沙特或土耳其,都需要得到美国的调解与支持。

以色列航空兵打击伊朗核设施的可能线路

从理论上来说还存在第四条航线,即过境叙利亚领空,但这需要面临最大的挑战,因为叙利亚领土已被俄罗斯S-300和S-400防空导弹系统封锁。也有国外消息称,以空军已经具备秘密通过叙利亚和伊拉克领空的能力。

值得注意的是,F-35I在载弹情况下的作战半径是1100千米,F-16是1300-1500千米,F-15是1900千米。如果遭遇伊朗歼击机,以空军战机可能会缺乏用于返航的燃料。这些战机将降至阿富汗境内由美国控制的机场,或是飞抵阿塞拜疆和格鲁吉亚境内。如果以空军战机没有在其他国家降落,就表明美军加油机向其提供了协助。

以色列需要数十架歼击轰炸机对伊朗发动密集攻击,其轰炸目标可达100个,主要包括伊朗防空系统、弹道导弹发射阵地以及核基础设施。更重要的作战任务,比如摧毁最关键的核设施,需要通过美以联合航空打击来完成。在此情况下,美军将使用F-22战斗机、B-2轰炸机,以及海基和空基巡航导弹。

第二种打击方案:大规模空袭

以色列和美国空军对伊朗发动大规模空袭,可能持续几周至几个月,旨在完全摧毁伊朗核设施、经济设施、国家指挥所、民用和工业基础设施及其他特别重要目标,进而迫使伊朗丧失地区领导地位,并在其国家内部造成大规模恐慌和分离主义。不排除美军会在这种行动中保持有限参与,诸如他们在叙利亚对库尔德人的支持,通过建立军事存在和特种作战行动区域来影响地区局势。

第三种打击方案:大规模战争

西方国家、阿拉伯国家联盟与美国一道,积极动用空军、海军和陆军入侵伊朗,直至彻底击溃伊朗武装力量,占领其领土并建立亲美傀儡政权。在发动大规模战争的前提下,美国为实施空中突袭行动,除使用部署在航母上的航空兵外,还将在下列地区组建若干空军集群:

·在沙特和其他海湾地区阿拉伯国家——用于在伊朗西部和南部作战;

·在土耳其——用于在伊朗北部和西北部作战(尽管目前排除土参战的可能);

·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用于在伊朗东部和东南部作战。

在上述所有打击方案中,美以可能从阿拉伯海北部和地中海东部发射巡航导弹。考虑到伊朗具有非常高的防空潜力,并结合美军在伊拉克和南斯拉夫的经验,美以将力争在最短期限内(一到两个月)达成既定作战目标。

对伊朗打击的阶段划分

美以可能分三个阶段落实具体的打击计划。

第一阶段:压制伊朗的防空系统并破坏其主要军事设施。

第二阶段:发动航空兵密集突击,打击伊朗主要民事和军事工业设施,主要包括防空系统、机场、海军基地、武器库及导弹发射装置。行动目的是降低伊朗的军事经济潜力并压制其反抗意志。

第三阶段:根据伊朗防空系统的毁伤情况,开始进行全面轰炸,将打击重点将转向该国的核设施、交通设施及工业设施。

如果进展顺利,美国及盟友可在发动积极攻势的第二周或第三周完成主要任务,并达成如下态势:伊朗军队及伊斯兰革命卫队的空军和防空系统被压制或削弱,无法反抗美国的行动计划。美军在空袭行动框架下还将面临如何保持制空权的问题。整个作战行动预计将持续2至6个月,具体时间取决于伊朗反击侵略的能力和决心,以及国际社会(首先是中国和俄罗斯)的反应。在此期限内,美国及其盟友必须确保其航空兵在数量和质量上完全压倒伊朗防空系统和空军力量。

美国及其盟友在中东和近东地区的兵力部署

然而,空中行动并不能彻底摧毁伊朗的核计划,因为该国最重要的核设施部署在掩体之中,最强大的常规弹药也无法将其毁伤。美国可能需要使用核武器,但这会导致在政治上面临困境。

在进行地面行动阶段,美国可能会在其控制地区将建立傀儡政权,并签署有关石油出口、租赁军事基地以及租借或吞并霍尔木兹海峡地段的协议。此外,美国还将使用在伊拉克的伎俩,即派出中情局进行策反,通过承诺金钱或自由来收买伊朗高级军官。

伊朗反制美军的主要策略

伊朗几十年来一直在准备应对与美国可能爆发的军事对峙。面对美国强大的军事实力,伊朗已研制出一种非对称性的“混合战略”,其核心是依托先进技术、特种作战和游击战,削弱美国军事基地实力及其在中东地区海上活动的机动性。

作为对美以联盟的首轮“回击”,伊朗将对美国分布于海湾地区阿拉伯国家的指挥所、海军基地和空军基地实施导弹打击。此外,伊朗还可能使用导弹袭击特拉维夫和海法等以色列人口密集城市,以及水利系统、能源系统、国际机场、交通枢纽等民用设施,旨在瘫痪以色列的经济活动。

伊斯兰革命卫队空军具有足够数量用于“报复行动”的导弹。其中包括约150枚中程弹道导弹,如“希哈卜-3”和“希哈卜-3M”,射程达2000千米。尽管近年来伊朗专家一直重视降低这些导弹的圆概率误差,但由于缺乏最大射程的实战射击,因而难以得知其精确度。伊朗将使用“希哈卜-1”(射程330千米)、“希哈卜-2”(射程700千米),以及“征服”“泽尔扎尔”(射程80-300千米)等战术导弹打击美国位于卡塔尔、巴林、伊拉克和阿富汗境内的目标。

很明显,伊朗将同时从本国领土与以色列边境线展开密集打击,包括黎巴嫩和加沙地区。为此,伊朗还将利用黎巴嫩真主党和巴勒斯坦哈马斯组织,这两个反以组织均装备战术导弹。此外,尽管叙利亚军事政治局势复杂,伊朗也可能从该方向对以色列军事和民用基础设施进行打击。据现有信息,伊朗已将“泽尔扎尔”战术导弹运抵叙利亚。同样不能排除叙利亚军队直接对以色列领土发动打击,他们具有不同改型的“飞毛腿”导弹系统。伊朗认为,这种战术会严重降低以色列防空反导系统的效能。

除了从空中发动攻击外,伊朗军队为实行“报复行动”,还会通过大量使用自杀恐怖分子对以色列和美国军队造成重大损失。其中,最有可能实行恐袭的区域有三个:以色列(哈马斯运动和真主党)、伊拉克(迈赫迪军)和阿富汗(在伊拉克培训的恐怖分子)。除毁伤美以的政府官员和军人外,恐怖分子还可能通过绑架人质对两国决策层造成心理压力。此外,不能排除针对美国和以色列在近东地区国家使馆及其他国家机关的大型恐怖袭击活动。

特种作战小组可能使用便携式防空导弹系统,击落正在飞越“友好”空域或处于起降阶段的美军飞机。他们还可能使用反舰巡航导弹、反舰地雷和自制爆炸装置,打击苏伊士运河、霍尔木兹海峡及波斯湾港口的舰船。

在“报复行动”计划中,伊朗军队和伊斯兰革命卫队位于波斯湾和阿曼湾水域的海上力量将发挥关键作用。在此情况下,伊朗将强调使用大量小型快速导弹艇,其任务是不惜任何代价,即使不消灭也要重创敌人的战舰。目前伊朗军队和伊斯兰革命卫队列装约2000艘小型艇和约150艘“Sana”“Reukaya”型高速艇,装备“库萨尔-3”(Kousar-3)导弹(射程25千米)和“努尔”(Nur)导弹(射程190千米)。

此外,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海军还装备C-801和C-802反舰导弹(射程分别为45和120千米),以及Nu-1和Nu-2导弹(射程分别为85和95千米),并已开始列装伊朗国产的“Raad”防空导弹。这种导弹首次出现在2008年举行的“伟大先知”军演,具有约300千米的射程,可以使伊斯兰革命卫队海军有能力消灭位于波斯湾的全部水面目标。伊朗还将第26导弹旅(驻阿巴斯)和第36导弹旅(布什尔)从常驻地转移,旨在避免伊斯兰革命卫队海军导弹兵团被消灭。伊朗军队的导弹营(装备自行式和牵引式反舰导弹发射装置)在波斯湾和阿曼湾岸边和霍尔木兹海峡地区持续改变阵地。此外,为确保安全,伊朗还正在将固定式反舰导弹发射装置转移至移动平台之上。

可以预期,伊朗为了消灭美国海军在波斯湾水域的岸上基础设施,将使用军队和伊斯兰革命卫队的海军特战力量(1500人,每个小组约5至18人)。伊朗的混合海上战略规定,可在霍尔木兹海峡或阿曼湾发动导弹突袭。伊朗可能采用此类方式进行攻击,并配合齐射反舰巡航导弹与大规模使用无人机。进攻可能从伊朗海岸线,也可能从扼守波斯湾入口的岛屿一侧发起。

伊斯兰革命卫队领袖在其发言中指出,如果美国或以色列侵略伊朗,将计划利用“霍尔木兹因素”。他强调,伊朗军队将全力破坏霍尔木兹海峡的航行。伊朗在毗邻霍尔木兹海峡一侧具有制高权(编按:指伊朗的高原地形),并且拥有可以覆盖整个霍尔木兹海峡的现代远程武器,能够确保在此地长期组织阵地防御。伊朗还具备其他封锁霍尔木兹海峡的方法,比如布雷或通过沉没大型油轮来阻塞航道。目前,美国已发现在拉热克岛和阿巴斯港南部存在一些陈旧的伊朗油轮。

即使伊朗没能长期破坏波斯湾的通行,其行为也将产生破坏性效果。伊朗可以通过关闭霍尔木兹海峡来迫使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保持中立。封锁霍尔木兹海峡将导致世界地缘政治的急剧紧张。如果伊朗停止将石油出口至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并且没有其他补充渠道,可能会导致国际油价上涨20-30%。其他石油渠道和石油储备只能够在短期内投入市场并平衡油价。

关闭霍尔木兹海峡将导致油价急剧上涨。如果成功停止供油,哪怕只是几周,全球经济将开始衰退。这将导致非常严重的代价,应完全归咎于西方国家对伊朗的入侵。这种局势的发展将成为促使美国和以色列保持清醒的因素。

对伊朗来说,如果海上战局发展顺利的话,将在距海岸线100至150千米和300千米处对敌人形成重创。美国可能损失1艘航母和4至6艘水面舰船(包括护卫舰、巡洋舰、驱逐舰)。然而,伊朗海军将同样面临严重损失,战损率可能高达60-70%。

伊朗领导层在制定“报复”计划时,鉴于美以联盟实施陆上入侵的可能性不大,或者规模有限,因此会将地面部队主要用于解决防空任务。为对抗可能的导弹/炸弹打击,伊朗会特别注意保护位于纳坦兹、阿拉卡、伊斯法罕的核设施,布什尔核电站,以及福尔多铀浓缩工厂。伊朗将按照“区域/对象”原则部署防空系统,并由伊斯兰革命卫队、军队和护法部队负责多层防护。有必要指出,这也是首次发现伊朗将护法部队用于解决防空任务。为此,护法部队建立一些装备高射炮和便携式防空导弹的防空兵群。

伊朗认为,此类防空系统部署方式可保障在遭遇敌人密集航空导弹和巡航导弹打击时,将己方最重要目标的毁伤概率降至最低。还需指出的是,伊朗军队还组建了摩托化的机动防空营,主要装备“米萨尔-1”(俄“箭-2”防空导弹系统的仿品)和“米萨尔-2”(俄“针-1M”防空导弹系统的仿品)便携式防空导弹系统。

美国及其盟友的航空兵在打击伊朗核设施、大型机场和工业设施时,可能遇到的问题是俄罗斯的“道尔-M1”防空导弹系统。这些系统与S-300防空导弹系统配合,可以极大增强伊朗的防空力量。在这种组合中,发挥关键主要作用的是负责打击远距离目标的S-300,而“道尔”用于消灭距离12千米、高6千米的目标。

如果伊朗能够有效使用其他反制措施,如利用电子战设备或者伪装并移动火力设备,那么伊朗防空系统造成的毁伤效果,可能会超过美国及其盟友可容忍损伤限度的3%,这样可以抵抗美以联盟300至350架战机和500枚巡航导弹的打击。同时,伊朗防空系统和空军的可能损失不会到达灾难性后果,他们仍将保持战斗力,而侵略者将损失5-15%的航空兵。

之所以如此评估,是因为近年来伊朗军队和伊斯兰革命卫队的空军力量在演习中得到强化。这些演习旨在提升航空兵战备水平,注重通过对假想敌目标进行实弹射击,研究空战战术并提升复杂条件下的对抗能力(如低空投弹)。此外,伊朗武装力量最高指挥部每年都要对全部歼击航空兵基地进行战备检查。

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空军还专门组建“飞行敢死队”,用于与敌人的军舰在波斯湾开战,消灭其岸上基础设施并破坏石油开采活动。为遂行该项任务,伊朗计划使用伊斯兰革命卫队中的伊拉克飞机,它们是在美军“沙漠风暴”行动期间飞抵伊朗的。伊朗军工专家专门对这些飞机进行维修,除必要的驾驶设备和导航设备外,其他设备已经全部拆除。

伊朗陆军与伊斯兰革命卫队共同负责防御敌人大规模入侵。即使面对的是得到阿拉伯国家联盟支持的世界军事强国,如美国、英国和法国,伊朗军队也能够击溃20-25万的兵团,并可创伤30-35万规模的敌人。

Copyright© 2015-2020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