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京畿地区文化的京畿学

发布时间:2020-05-10 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研究京畿地区文化的京畿学

京畿学概说

京畿学堂

中国文学与文化具有数千年的历史,不同区域有各自鲜明的特色。京畿地区处于燕赵古文化的腹地,不同时期曾产生出非常丰硕的成果,近现代以来又衍生出京味文学(化)、津沽文学(化)等分支。但是,长期以来,人们对江南文学与文化的关注较多,研究也较为充分,而对以京畿地区为中心的北方文学及文化缺少深入而系统的研讨,致使很多优秀的作家与值得注意的文学文化现象被遮蔽。

建国以后,京畿地区被划分为北京、天津、河北三个行政区域,本区域的文学与文化研究,被人为割裂。在京津冀一体化的大背景下,重新审视本区域的文学文化发展,将有利于发现我国文学文化发展的规律及其特征,为重新认识与构建文学及文化史提供基础。

主要研究京畿地区的文学与文化问题,可总名之为京畿学。所谓京畿,原指国都和国都周围的地方,或称国都及其行政官署所辖地区。京畿一词至晚在东汉末年即已开始使用,一直沿用于今。如汉·潘勗《册魏公九锡文》:“遂建许都,造我京畿,设官兆祀,不失旧物。”唐·李百药《北齐书·封述传》:“迁世宗大将军府从事中郎,监京畿事”。清·方苞《左忠毅公逸事》:“先君子尝言,乡先辈左忠毅公视学京畿”。古代历史上,京畿是随各朝都城的更替而变化的。唐朝时,都城长安城周边地区分为京县(赤县)和畿县,京城所管辖的县为赤县,京城的旁邑为畿县,统称京畿。

本文所指的京畿,从大的外延来说,是指今北京、天津、河北两市一省的所辖区域,此区域因我国古代辽以后,金、元、明清各代都以北京为都城,且清代曾有官修省级通志《畿辅通志》行世,故而得名。对于北京及其历史文化的研究起源很早。

比如,至上个世纪20年代,民俗学就开始进入到北京研究领域。1925年农历四月,北大教授顾颉刚和北大风俗调查会成员一行五人,到京西妙峰山调查庙会期间的进香风俗,形成了以顾颉刚的《妙峰山香会》为代表的优秀成果。上世纪50年代以来,顾颉刚先生的弟子、中科院院士、著名历史地理学家、有“活北京”之称的侯仁之先生从现代地理学的角度,揭示了北京城市起源、城址转移、城市发展的特点及其客观规律等关键性问题,成为北京旧城改造、城市总体规划及建设的重要参考资料。他的大量观点和学说成为当下北京学的主要理论基础。

上世纪90年代至本世纪初,北京学作为一个研究领域或学科开始逐步形成。1994年9月,北京大学著名学者陈平原著文较早提倡进行北京研究,提醒学界注意“北京学”及其作为学术课题的“伟大意义”。2001年,他又在北京大学为中文系研究生开设了一门题为“北京文化研究”的课程,受到欢迎。2002年,北京师范大学成立了北京文化发展研究院;2004年,北京联合大学成立了北京学研究基地,并逐年出版《北京学研究文集》,形成国内北京学研究的一个重要中心。

目前,北京学被视为是以侯仁之院士的题词“立足北京、研究北京、服务北京”为宗旨,“综合研究、探讨北京历史、地理、人口、经济、文化、城市规划建设、交通等多学科领域的特点、规律,并服务于北京社会经济发展的一门应用性理论学科”。

关于北京学研究的时空界定,一般认为,北京学是研究自远古以来发生在北京现有市域范围内各领域的人文事象及其规律。近年,随着京津冀一体化的形成,又有不少学者提出:北京学关注和研究的范围,将突破北京市域,有可能扩大到正在规划中的“大北京”范围。此说法有一定道理,因为自古以来以来京畿地区自然地理与历史文化就密不可分,形成“大北京”的学术视域大有必要。本文以为此扩大到“大北京”的范围,即是扩大到现京津冀一体化所涵盖的范围,也就是本文所指的京畿主要区域。从这个意义上讲,京畿学应该是北京学向外的有机延展,在将来的某一时间,也许能够成为两个可互换的概念。

“畿辅学”的概念是以国内著名学者、河北师范大学王长华先生为核心的学术团队近年提出来的。以王长华先生为核心的学术团队长期致力于河北文学与文化的研究,2010年,他们出版了长达7卷的《河北文学通史》,以200多万字的篇幅深入浅出地记述和描绘了河北文学近三千年的发生和发展,为后来畿辅学概念的提出与展开奠定了基础。

2012年10月,由王长华教授任首席专家的“近千年来畿辅文化形态与文学研究”获批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为畿辅学深入展开掀开了新的一页。此团队明确提出“畿辅学”的概念,以为:“‘畿辅学’是以畿辅为研究对象的一个学术领域,其研究成果涵盖畿辅的政治、经济、社会、思想、文学、艺术、科技、民俗等”。

该团队在2014年《河北师范大学学报》的第4期刊出了三篇新的学术成果,初步展示了畿辅学研究的基本视域和面貌。纵而观之,此畿辅学从畿辅及其文化的溯源谈起,涉及到历朝历代的畿辅地区,如汉唐时期的长安、宋时的开封等的相关区域;当然,其中心依旧会落到辽、金以后以北京为京都的京畿地区,即清初《畿辅通志》所覆盖的区域。如江合友博士的论文是从史梦兰的《止园诗话》探析清代畿辅区域诗史的建构、刘万川博士的《明代畿辅进士时空分布考》是以北直隶下辖的八府二州,两者都是就以北京为京都的京畿地区,从这个意义上看,京畿学与畿辅学,又有着很大的叠合之处。随后,此团队又在当年《河北师范大学学报》的第5、6两期连续刊出两组文章,大致也延续了这样的走向。

如此看来,北京学、畿辅学、京畿学的研究地域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很难区分开来的。如果一定要划出个区域,本文指涵盖明清至民国间,原顺天府或京兆的基本区域,主要包括今北京、廊坊、保定北部和天津西北部等的一些区域(详见下图)。这是京畿地区的核心圈层,也是此领域研究最为基本的学术视阈。当下,随着京津冀一体化的加快,本项目研究的视阈域最终将扩展至整个一体化所涵盖的区域,也就是京畿学研究的外延。

明顺天府图(摘自《河北通志稿》)

清顺天府(摘自《河北通志稿》)

民国京兆(摘自《河北通志稿》)

自上世纪末始,我国著名的建筑与城市规划大师、两院院士、清华大学教授吴良镛先生带领他的团队对京津冀一体化问题进行了持续超过二十年的研究,形成《京津冀地区城乡空间发展规划研究》一至三期报告和《“北京2049”空间发展战略研究》等重要论著。在世界城市高速发展的背景上,结合京津冀经济发展的现状和自然空间的布局及相关区域历史文化的渊源,吴良镛课题组对京津冀一体化的发展路径和有关问题进行了极具价值的探讨,提出了“大北京地区”至“新畿辅”、“畿辅新区”等观念。在其影响下,2008年,中国科学院可持续发展中心主任樊志项目组所撰《京津冀都市圈区域综合规划研究》一书解释:“实际上,大北京地区相当于历史上的‘京畿’地区,今亦可称作‘首都圈’(capital region)”。由此看来,京畿与“大北京”间研究区域的重合具有一定理论依据和现实可能的。

当下,京津冀一体化,即京津冀的协同发展正日益形成现实。2014年2月26日,领导人在北京主持召开座谈会,强调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大国家战略意义,为京津冀一体化吹响了新的动员号。在此背景下,京津冀一体化的真正形成已近在目前。京津冀一体化到来,不仅会带来区域内经济结构、生产生活方式等的变化,也会使人们的文化意识和观念发生变化,从而产生区域文化观的重构。京畿学的研究能深入挖掘本区域的历史文化资源,创建区域文化品牌与形象,寻找当地文学的发展之根之源,为其发展注入新的活力。

在京津冀一体化的新背景下,文化产业的发展尤为重要。一方面本区域重新整合,各方面资源开始新的配置,以北京为核心的现代化大都市群开始形成,国际化开放程度越来越高;另一方面人们的生活节奏加快,文化需求日益多样化,新媒体的使用也日益高端和普及化,对文化产业的需求极为巨大而丰富。因此,结合新的发展形势,整体化地探讨本区域文化产业的基础和可发展的途径,也应该是京畿学研究的重要方面。

综上所述,京畿学是建立在北京学、畿辅学基础上,并与两者有很大叠合和交叉的一个综合性研究领域,涉及政治、经济、文学、历史、艺术、文化产业等多个方面。其研究对象不仅与深远的区域历史相关,而且与动态发展着的社会现实有关。其既是基础的、需要大量历史材料来支撑,甚至要做不少史料整理工作的学术理论研究;也是需要不断深入社会现实生活,进行细致的实地调查与取样、个案分析等工作的实证或应用性研究。其是立足于历史,也是面向于现实的;是要坐稳书斋,也需融入现实社会的;是既着眼于以北京为核心的主要区域,又不脱离燕赵,乃至华夏整个大文化背景的。

原作于2015年

Copyright© 2015-2020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