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园词典》|人间仙境约等于花园,人与花园关系约等于人与自然

发布时间:2020-07-18 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花园词典》|人间仙境约等于花园,人与花园关系约等于人与自然

前几个月关于一棵树出现了一条著名新闻:之前法国总统马克龙送给美国总统特朗普的那棵橡树,被特朗普,确切说是白宫的园艺工种死了。此事因其生动性在多家媒体的国际新闻里出现数次。对此新闻众多植物爱好者们的第一反应是,啊?橡树居然也能被他们种死啊。

在大家心目中,橡树真可称是好种易活品种,较之养兰花一类高难度工作,来的轻松多了。这样耐活树种居然也能被种死,只能建议美国人民多向擅长园艺的英国人民取取经吧。

这条新闻的有趣之处,还在于在我大中华区,草木茂盛与否,一向默认与其主人气运相关。

1

《红楼梦》一开篇,冷子兴演说荣国府,便借贾雨村口好好道了一番南京贾府版的“夸住宅”。

雨村道:“去岁我到金陵地界,因欲游览六朝遗迹,那日进了石头城,从他老宅门前经过.街东是宁国府,街西是荣国府,二宅相连,竟将大半条街占了.大门前虽冷落无人,隔着围墙一望,里面厅殿楼阁,也还都峥嵘轩峻,就是后一带花园子里面树木山石,也还都有蓊蔚洇润之气,那里象个衰败之家?"

冷子兴笑道:“亏你是进士出身,原来不通!古人有云:‘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由此可见,树木山石有蓊蔚洇润之气的人家,便是绝非衰败之家的上好佐证了。

再来,一直在事业上很有进(想)取(造)心(反)的东晋大司马桓温,北征路上,看到自己当年种下的柳树,也曾感慨无限。《世说新语》:桓温北征,经金城,见年轻时所种之柳皆已十围,慨然曰:“树犹如此,人何以堪!”攀枝执条,泫然流泪。树犹如此,人何以堪!桓温看了这棵柳树后,一直积极筹划选择造反工作的心不尤得灰了大半,便如《红楼梦》里半夜吐血后的袭人“不觉将素日想着后来争荣夸耀之心尽皆灰了”,最终,桓温的谋反大业还是功败垂成,未曾起事,便已过世,一棵柳树带给当事人的震撼不可谓不深了。在这个事件中,桓大司马除了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提醒后人:“出名要趁早,造反更要趁早”外,也为大家留下了“树犹如此,人何以堪”这个经典成语。

更鲜明生动的例子,还要数醒世恒言中《三孝廉让产立高名 紫荆枝下还家日》所记载的故事。虽然故事内容有洗稿的嫌疑,似与南朝梁吴均《续齐谐记·紫荆树》情节内容完全相同,只在原稿基础上进行了扩写和增容:田真兄弟三人析产,堂前有紫荆树一株,议破为三,荆忽枯死。真谓诸弟:“树本同株,闻将分斫,所以憔悴,是人不如木也。”因悲不自胜,兄弟相感,不复分产,树亦复荣。后因用“紫荆”为有关兄弟关系的典故。

2

其实,讲到种树、讲到园艺、讲到花园,不光中国人民有很多故事可讲,海那边的欧洲人民也格外的有话要说。

经典英剧《是,首相》中有一集首相哈克想让汉弗莱爵士回家一阵子,便问起你家花园怎么样,想给他放园艺假。汉弗莱爵士一听之下,便自矜的一笑,夸耀起自家花园来。而我等围观群众,对园艺假这种假期闻所未闻的中华子民只有纳尼二字可说了。

说到植物,那么首先被想到的通常是英国人,一年一度的切尔西花展,是无数植物迷园林迷的梦想打卡之地。

但是,讲到园艺,在词典编撰史上诞生过百科全书派的法国人此处也必须拥有姓名。

法国凡尔赛宫殿花园首席园林设计师阿兰?巴哈东对花园爱的沉,直接写了一本《花园词典》。这是一本名副其实关于花园各种知识的词典。读者在书中即可尽览世界上那些著名花园的建造由来,纵观历史上那些花园因为改朝换代产生的变迁,也能了解到行道树的种植历史,知晓水杨酸、阿司匹林的提取方式。

作者在讲述花园中那些植物的同时,也会给你详细讲述它的起源来历,比如山毛榉,从蒙昧时代起,人类就尊崇山毛榉,在古罗马时代的祭祀仪式上,祭司会把砍下来的几棵山毛榉当作贡品进行祭献古希腊哲学家。弗鲁塔克坚信山毛榉具有神奇的魔力,宣称用它的树枝触碰毒蛇就能让蛇俯首帖耳,当时的人人们因为一直坚信这种说法,甚至用它来治疗蛇咬后的伤口,15世纪时药剂师也经常应用山毛榉,直到18世纪末,人们发现山毛榉的叶子具有良好的收敛性,还一直被用于临床医疗中。

再比如,关于行道树的那些趣事。不光是现在,即使是19世纪末,炫耀财富也是一种潮流,而且这种炫耀也延伸到住宅之外,住宅外的行道树是炫耀的重要部分,只要看看屋主人种了什么树便能知道屋主的身份地位。

在那个时代的法国,几乎所有通往古堡的道路两旁都有两排行道树,这种布置非常实用,既能起到引路牌的作用,又能让人们对主人拥有的财富有一个直观的感受。只要行人顺着行道树的方向走,便很有可能在某个拐角处发现一栋风格独特的住宅。现在人们漫步在法国外省的道路上,经常可见排列整齐的一行行老树,它们默默印证了时代的变迁,讲述着过去的故事。

作者在书中还提到了许多亚洲的植物和园艺,比如说竹子。书中不但写到了中国工人用竹竿搭脚手架的事情,还写到了中环广场建成时,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建造时也是依靠竹竿搭建脚手架。作者见闻之广博,对于世界各地植物的关心与热爱,此处可见一斑。

从这本书里,我们还能知道,栗树种植于1581年。如果当年牛顿坐在法国的花园里看书,那么砸在他头上的很可能是一颗栗子,因为法式园林中种有很多栗子树,现在法国几乎所有的公园和园林里都有栗树的身影,存在非常普遍。

3

塔莎?杜朵在《塔莎的花园》一书中说:我没有对花朵做适当的安排;我的花仅仅是在生长罢了,就像这花园。塔莎的想法代表了许多园艺家的观点,甚至得到哲学家的认同。著名哲学家、美学家亚瑟·叔本华曾在《叔本华美学随笔》里写道:这些花草植物从容不迫、自然而然的风韵,及其优雅的布置和编排,显示出它们并不是在人们膨胀自我的严厉监管下长成,而是听从了大自然的自由调遣。每一受到人们冷落的一小片地方很快就会变得漂亮起来。

徐志摩在《我所知道的康桥》中说:人是自然的产儿,就比枝头的花与鸟是自然的产儿;但我们不幸是文明人,入世深似一天,离自然远似一天。或许,正是因为有这种想法,所以那些对花园爱的深深的人们对待花园会格外用心。

用手中的画笔描绘了自家花园无数美景的画家莫奈说:“我只能爱你一生一世,可这座我种下的花园,他们的生命足够穿越宇宙,伴你永生永世。”植物的寿命的确令人类赞叹,人们在挪威北部发现了一片松树林,他们已经存活了8500年。法国著名的大特里亚农宫不远处有一棵橡树,他生于1683年,见证了历代君主制的变迁,这棵树的阅历让人类叹为观止。

为什么我们需要花园?因为人类对美好生活的追求是无止境的。因为我们热爱一切与美好的事物,所以人类才会钟情于花园,以及与花园有关的一切。人生有限,美丽无限,所以我们更要用有限的时间和精力,去尽力充实自己,追求那些美好的东西。

Copyright© 2015-2020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