峡谷里的“超常规”教育扶贫:让失辍学学生入校一个都不能少

发布时间:2020-10-04 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峡谷里的“超常规”教育扶贫:让失辍学学生入校 一个都不能少

中新社怒江10月4日电 题:峡谷里的“超常规”教育扶贫:让失辍学学生入校 一个都不能少

作者 李晓琳 刀志楠

张艺谋执导的电影《一个都不能少》,讲述乡村代课老师魏敏芝在得知学生辍学去城里打工后,独自踏上进城寻人之路的故事。云南省怒江州福贡县的普职教育融合班,便是电影照进现实,甚至比电影情节更复杂、更动人……

今年9月,辍学半年的15岁傈僳族小伙福文荣重返校园,就读于普职教育融合班九年级。“家里穷,读书没意思。”福文荣辍学后与父母下地干活,守着贫瘠的土地。

经过帮扶责任人反复劝说,福文荣到普职教育融合班学习音乐专业。像打开了新世界大门,他从音乐里找到兴趣和自信。“想当歌手,到世界各地唱歌。”这是福文荣给自己立下的目标。事实上,他还从未走出过这小小县城和深深峡谷。

福贡县地处滇西北横断山脉怒江峡谷中段,以傈僳族为主体的20多个少数民族占总人口的98.89%,属集边疆、民族、贫困和高山峡谷为一体的典型边疆民族“直过区”和“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地区。由于历史及自然原因,适龄少年辍学、失学现象时常发生。

脱贫攻坚战打响以来,为确保适龄少年一个都不少地接受9年义务教育,福贡县结合地区、各民族实际情况积极探索、创新举措,于2019年9月10日开办普职融合办学点,将义务教育与职业技能教育相融合。截至目前,学校开设7至9年级共6个班,除基础文化教育外,还开办计算机、农村供用电、美容美发、烹饪、音乐等专业。

“要让每一个辍学生、失学生回到学校,该入学的一个都不能少,已入学的一个也不能走。”老校长字跃芳神情激动,在他眼里,福贡县的控辍保学(控制学生辍学、流失,保证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入学就读)是一场异常艰巨又意义深远的工程。“控辍保学是教育扶贫的重中之重,但福贡大多数失、辍学生的家庭都处于深度贫困状态,家长文化程度较低,‘读书无用’的想法十分普遍。”

为让孩子回到校园,当地成立了控辍保学领导小组,每名干部都有保学任务。

一年来,云南省委统战部下派怒江的工作队员马昌治已记不清多少次走进失辍学家庭开展劝返工作。“翻山越岭、半夜入户,都太正常了。”经历无数次避而不见、无功而返,马昌治包保负责的学生最终来到普职教育融合班继续学习。

在福贡,还有更多高难度、高成本的劝返。为找回一位云南德宏的辍学生,福贡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带队驾车行驶上千公里,做了大量工作,把学生送回学校。为找回去山东打工的辍学生,子里甲乡乡长郑卫南两次飞抵山东,最终把辍学生送回学校。

不惜成本的劝返工作,不仅为完成控辍保学目标任务,更重要的是只有通过教育才能彻底拔掉贫困代际传递的“穷根”。

“孩子返校后,如何留得住、学得好?”为此,学校实施了饮食保学、兴趣保学等十项措施,让学生感兴趣、吃得好、玩得好,最终学得好。

云南省怒江州福贡县人民政府专职督学段黎华表示,由于普职教育融合班的学生受教育程度不同,这里的基础教育从零开始,同时,学生提前接触职业技能教育模式,为将来进入职业教育学校打基础。

傈僳族小伙师里邓是普职教育融合班找回的第一批孩子,13岁前从未进过学校的他在这里学会了第一句普通话、加减法,还是人工智能编程专业成绩最优的学304不锈钢管生。师里邓说,他不知道读书这么有意思,从前,他就在深山里找柴、搬柴、疯跑。

“你看,不上学永远不知道他们能学会什么、创造什么?或许这次机会改变了一个人,甚至一个家庭的命运。”普职教育融合班副校长王锦武说道。

这毕竟是一所特殊的学校,王锦武说,他最大的心愿是学校的学生越来越少,“一个学生都没有,那就说明福贡没有辍学生和失学生了”。(完)

Copyright© 2015-2020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