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将赋予浦东新区改革开放新的重大任务

发布时间:2020-11-12 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习近平:将赋予浦东新区改革开放新的重大任务

从现在起到本世纪中叶,是我国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30年。刚刚走过30年开发开放历程的浦东,在这一新征程上,有了全新的历史方位和使命。

11月12日,浦东开发开放30周年庆祝大会在上海市举行。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指出,党中央正在研究制定《关于支持浦东新区高水平改革开放、打造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引领区的意见》,将赋予浦东新区改革开放新的重大任务。

而浦东,则要努力成为更高水平改革开放的开路先锋、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排头兵、彰显“四个自信”的实践范例,更好向世界展示中国理念、中国精神、中国道路。

上海全球城市研究院院长周振华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对浦东提出的新任务,是中国面向未来、面向世界的功能定位。“浦东的价值在于更加凸显面向全球的功能,在于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先行先试,成为领跑者。”

于变局中开新局

习近平强调,新征程上,我们要把浦东新的历史方位和使命,放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战略全局、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两个大局中加以谋划,放在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中予以考量和谋划,准确识变、科学应变、主动求变,在危机中育先机、于变局中开新局。

基于这样一个历史方位和使命,习近平提出了对浦东的5项新任务:要全力做强创新引擎,打造自主创新新高地;要加强改革系统集成,激活高质量发展新动力;要深入推进高水平制度型开放,增创国际合作和竞争新优势;要增强全球资源配置能力,服务构建新发展格局;要提高城市治理现代化水平,开创人民城市建设新局面。

在两个大局中、在新发展格局中谋划浦东,为何将第一个任务落点在创新引擎上?周振华认为,这是我国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新征程的必然要求,走向高质量发展,创新要走在前面。

要全力做强创新引擎,浦东首先要在基础科技领域作出大的创新,在关键核心技术领域取得大的突破,更好发挥科技创新策源功能。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原所长陈凯先表示,过去多年我国科技发展取得了很大成就,但原始创新方面一直还存在短板。

以生物医药为例,“我们要努力实现更多‘从0到1’的突破,一方面要有更多的新药产生出来,同时在新的靶点、新的作用机制、新的技术方法上要有突破,这些是引领发展的关键。”陈凯先说。

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管委会张江管理局副局长付军说,张江已形成全球规模规模最大、种类最全、综合能力最强的光子大科学设施集群,要面向“十四五”,继续提前谋划,瞄准世界前沿加快布局,把大科学设施集聚优势转化为基础科学领域研究的创新优势,转化为关键核心领域突破的技术优势,全力做强创新引擎,取得更大创新突破。

张江(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袁涛表示,科技创新非常重要的就是实现科研成果的产业化,张江集团将主动对接科研院校的创新资源,加快张江创新药产业基地和医疗器械产业基地建设,推动更多生命健康领域的科技创新成果在张江转化落地。除了基础研究的创新突破,浦东还要疏通基础研究、应用研究和产业化双向链接的快车道。

此外,浦东还要聚焦关键领域发展创新型产业,加快在集成电路、生物医药、人工智能等领域打造世界级产业集群。

目前,浦东已经基本形成以现代服务业为主体、战略性新兴产业为引领、先进制造业为支撑的现代产业体系,“中国芯”“创新药”“智能造”“蓝天梦”“未来车”“数据港”六大硬核产业全面向千亿级规模迈进。

数据显示,在集成电路领域,浦东2019年全区产业规模超过1200亿元,占上海71.5%;生物医药领域,浦东累计上市I类新药10个,占全国19%;2019年产业规模达到771亿元、占全市46%;人工智能企业数量占全市1/3、产业规模占全市1/2,今年产业规模预计接近1000亿元。

再鼎医药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杜莹2001年在浦东开始了在创新药领域创业的过程,她表示,现在全国15%的原创新药和10%的创新医疗器械诞生在浦东,随着浦东创新能级的提高,未来浦东一定会有更多的原始创新,对标世界级产业高地,代表中国在国际竞争中打头阵。

打破常规、创新突破

习近平指出,浦东开发开放30年的历程,走的是一条解放思想、深化改革之路,是一条面向世界、扩大开放之路,是一条打破常规、创新突破之路。

30年间,浦东诞生了第一个金融贸易区、第一个保税区、第一个自由贸易试验区及临港新片区、第一家外商独资贸易公司等一系列“全国第一”。

“吃改革饭、走开放路、打创新牌”的浦东,接下来的任务之一,是要深入推进高水平制度型开放,增创国际合作和竞争新优势。

习近平强调,浦东要着力推动规则、规制、管理、标准等制度型开放,提供高水平制度供给、高质量产品供给、高效率资金供给,更好参与国际合作和竞争。要更好发挥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作用,对标最高标准、最高水平,实行更大程度的压力测试,在若干重点领域率先实现突破。

制度型开放的提法,首次出现在2018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会议要求,推动由商品和要素流动型开放向规则等制度型开放转变。

南京大学教授、长江产经研究院开放经济方向首席专家张二震撰文称,新一轮高水平开放离不开对全球高端和创新性生产要素的吸引和集聚。与吸引和集聚一般生产性要素不同,由于高端和创新型生产要素对制度环境所决定的交易成本等更为敏感,因此,对后者的吸引、集聚、整合和利用,必须依托规则等制度型开放。

依托于率先建设的上海自贸试验区和临港新片区,浦东聚焦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已经推出了国际贸易“单一窗口”、自由贸易账户等“四梁八柱”式改革,目前,共有328项制度创新成果在全国复制推广。

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临港新片区管委会常务副主任朱芝松表示,新片区将聚焦投资、贸易、资金、运输、人员从业和数据跨境流动等重点领域,发挥好自主改革、自主创新、自主发展的作用,大胆试、大胆闯、自主改,主动参与国际经济治理,加快探索具有较强国际市场竞争力的开放型经济新体制,不断加大压力测试,不断拿出更多突破性、引领性的改革创新制度和实践成果,为国内提供上海经验、临港路径,为国际提供中国智慧、上海模式。

在深入推进高水平制度型开放,增创国际合作和竞争新优势中,人才的重要性凸显。

也因此,浦东要率先实行更加开放更加便利的人才引进政策,积极引进高层次人才、拔尖人才和团队特别是青年才俊。

再鼎医药目前在上海研发总部有近400名研发人员,其中绝大部分有海外的学习经历或者跨国公司的工作背景。杜莹表示,浦东对产业人才的吸引力、号召力在不断提升。“很多国外名校的生物医药毕业生听说我们公司位于张江,都很愿意回来安家落户,这为企业发展奠定了很好的基础。”

作为德籍华人,罗氏制药中国总裁周虹在2017年6月16日获颁全国首张自贸区管委会推荐永久居留身份证。周虹表示,罗氏制药是第一家入驻浦东张江的跨国药企,26年来见证了这里从一片农田发展成为全国创新产业基地,而罗氏在中国的业务也伴随着浦东的发展获得了长足进步。“我们将努力抓住浦东发展的新机遇,将我们在浦东的总部建设成为罗氏全球战略创新中心,继续为健康中国和浦东发展建设贡献力量。”

中心节点和战略链接

在新发展格局中考量和谋划浦东新的历史方位和使命,就意味着浦东要努力成为国内大循环的中心节点和国内国际双循环的战略链接,在长三角一体化发展中更好发挥龙头辐射作用。

周振华说,上海国际经济中心、金融中心、贸易中心、航运中心、科技创新中心建设的主要承载区都在浦东,因此浦东在承担全球资源配置功能方面是首当其冲的。

上海市委常委、浦东新区区委书记翁祖亮说,浦东着力强化全球资源配置功能,助推上海国际金融中心、航运中心均排名全球第三,口岸贸易总额位居世界城市首位。

9月25日,英国智库Z/Yen集团发布第28期全球金融中心指数(GFCI 28)。排名显示,上海超越东京,首次跻身全球第三名。

作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核心承载区,浦东已经成为全球金融要素市场最丰富、金融机构最集聚、金融交易最活跃的地区之一。

目前,浦东共有13家金融要素市场和金融基础设施,集聚度全国第一,部分金融市场规模在全球位居前列。2019年上海期货交易所的商品期货和期权成交量排名全球第一,上海证券交易所IPO融资额排名全球第二、股票市场总市值排名全球第四,上海能源交易所的原油期货日均交易量位列全球第三。

2019年,浦东金融业增加值达到3835亿元,占浦东新区GDP的30.1%,占上海市金融业增加值的58.1%。

周振华表示,全球资源配置,一部分是境内配置,各种资源要素在浦东配置以后扩散出去,但更多的是离岸配置,浦东要有能力管控这些离岸的全球资源配置。

习近平强调,支持浦东发展人民币离岸交易、跨境贸易结算和海外融资服务,建设国际金融资产交易平台,提升重要大宗商品的价格影响力,更好服务和引领实体经济发展。要发展更高能级的总部经济,统筹发展在岸业务和离岸业务,成为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的重要枢纽。

周振华说,要进行全球资源配置,浦东需要集聚大量的全球性的机构企业,需要有全球业务运作的平台,也需要充满创新创业的活力。还需要良好的营商环境。

今年,世界最大的工业软件提供商达索系统,把亚太总部从日本搬到浦东,同时还将在浦东新区设立生命科学与智能制造创新中心。全球第三大建筑设备制造企业沃尔沃建筑设备,也把它的亚太总部从新加坡搬到浦东。

目前浦东跨国公司地区总部总量已达350家,占上海46.2%。这些总部,成为浦东发挥双循环战略性链接作用的重要载体。

外高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刘宏告诉记者,在这方面,外高桥可以发挥的很多。一方面,外高桥保税区集聚了139个国家和地区的9485家外资企业,与215个国家和地区有贸易往来。进出口额中2/3以上都是进口,可以把消费品、高科技产品带入中国市场。另一方面,外高桥保税区要突破国际贸易的中转集拼,进一步深化区港一体化的功能,把外高桥保税区真正打造成为国际国内两个市场的战略连接点。

“我们要把外高桥这个‘离世界最近的地方’,打造成既对标国际最高标准最好水平、又具有中国特色的世界一流自由贸易园区,筑牢国内国际双循环的战略链接。”刘宏说。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 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email protected]

文章作者

    胥会云
Copyright© 2015-2020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