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矛安|社会主义文艺是人民的文艺

发布时间:2021-04-08 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毛|社会主义文艺是人民的文艺

百年之旅波澜壮阔,百年初心长存。从世界之初到地球之变,从惊天动地到惊天动地,伴随着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从革命到建设,从改革到复兴,中国文艺实现了新时期新民主主义文艺向社会主义文艺的历史性飞跃。一个世纪以来,中国共产党与时俱进,用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在中国的最新成果指导中国文艺的伟大实践,不断创造辉煌成就,谱写壮丽史诗。中国文艺百年辉煌的实践证明,党的领导是社会主义文艺发展的根本保证..只有不断加强和改进党对文艺工作的领导,社会主义文艺事业才能取得巨大的发展和繁荣,才能绘就百花齐放、硕果累累的生动画卷。

有大成就只是百年荣耀。站在“两百年”的历史十字路口,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新征程已经开始,建设文化强国这一长远目标的号角已经吹响。使命肩负,只需要奋斗。在中国共产党百年诞辰之际,《中国艺术报》推出“奋进号角精神火炬——党领导百年文艺实践笔谈”专栏,邀请著名文艺理论家系统梳理和阐释中国共产党成立以来党领导文艺事业的经验、主张、路线、方针、政策, 凝聚推动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强大力量,谱写新时期社会主义文艺事业的辉煌画卷,努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社会主义文艺是人民的文艺

——党领导的百年文艺

始终坚持“以人眉永网为本”

毛诗安

中国文学批评家协会原副主席

2014年10月15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文艺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此后,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发表相关讲话,并给一些文艺单位和个人写信、回信,充分体现了党中央对文艺工作的高度重视和广大文艺工作者的热切关心。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和信件思想深刻,语气亲切,可谓字字珠玑,句句属实。其中“以人为本”创作取向的表述尤为如此:“社会主义文艺,本质上是人民的文艺”,“文艺要很好地反映人民的心声,必须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根本方向”。根据历史唯物主义,群众是社会实践的主体,是书写和创造历史的主体。

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百年文艺,就像一条波澜壮阔、绵延不绝的河流,反映了中国百年来发生的史诗般的历史风光。以人为本的创作取向是中国共产党文艺思想的核心精神和理念,是贯穿中国现当代革命文学和先进文艺百年的主线和红线。

一个

人,一个永恒而深化的艺术形象

可以说,中国革命文艺和社会主义文艺,从她诞生之日起,就在她的崇高旗帜上写下了两个永恒的字,即“人民”。中国共产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决定了其文艺必须倡导和坚持以人为本的创作取向。在这种坚持中,“人民”作为中国革命文学和社会主义文艺的“第一主角”,一直是我们表现的中心和焦点,但同时也随着时代的发展而不断变化和深化。

中国左翼作家联盟(以下简称“左翼作家联盟”)的创作实践是中国共产党第一次进行大规模、系统的“以人为本”的探索。左翼联盟顺应世界左翼文化潮流,倡导“为大众文艺”。正如鲁迅先生所说,无产阶级革命文学属于革命劳动群众的文学。在左联掀起的文艺浪潮中,我们第一次看到了苦苦挣扎的“人民”群体:春宝娘成了地主的妻子“奴隶的母亲”,走在浙东山区的崎岖小道上;杨树浦纺织厂面黄肌瘦的保税工人在寒冷的夜风中瑟瑟发抖;在生死领域上,“北方人民为生而强,为死而奋斗”,他们的决心和反抗;还有养蚕农民老鲍彤的沉重叹息,江南小城的穷寡妇文嫂上吊自杀...在左翼联盟党电影集团的领导下,中国进步电影严谨而艺术地推出了《风暴的孩子》《马路》《过街》等40多部真正展现人民疾苦和斗争的优秀电影。其中间奏《渔光曲》《毕业歌》《路歌》成为华语乐坛经典歌曲,《义勇军进行曲》不朽旋律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为了人民文学,左联作家柔石、傅吟秋、冯铿、胡也频、李伟森,终于像鲁迅先生说的,用我们同志在最黑暗的时候的鲜血写出了第一篇文章(中国无产阶级文学),把龙华的桃花染成了红色。

一九四二年五月,毛泽东同志在《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我们的文艺都是为人民的,首先是为工农兵的”。以工农兵为主体的人民群众,通过“土改”成为解放区的主人,获得了“人民”这一庄严而神圣的历史称号。人作为文学艺术的主体,已经得到了明确的认定和论证。在中国共产党“为人民服务”的旗帜下,一大批文艺工作者深入到了实际激烈革命斗争的第一线。第一次,一群致力于解放和自由革命斗争的“人”站在了文艺的走廊上,在《李佑才半华》《小黑嫁》《王贵与李祥祥》《吕梁英雄传》《荷花淀》《太阳照在桑干河》中,我们感受到人民在革命斗争的风暴中冲破旧世界,挣脱精神枷锁,向往美好生活,追求自由恋爱。秧歌剧《夫妻识字》、《兄妹开荒》展示了中国农民在识字和大规模生产中快乐幽默的生活状态。顾源、李群、韩嫣等一大批版画艺术家将鲁迅倡导的新木刻运动的战斗精神带到了解放区。尤其是合唱《黄河大合唱》和歌剧《白毛女》,前者借鉴西方合唱形式和民族韵味曲调,以史诗般的雄壮唱出中华民族黄河般的怒吼。后者在Xi尔“旧社会逼人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的处境中,拓展了人的主题、尊严和解放。1942年,党领导下的文艺界创造的“人民”,体现了人民革命和人性启蒙的高度统一,开创了“人民文艺”的新时代,为抗日战争和人民解放战争的最后胜利和新中国的成立,树立了“人民”的艺术丰碑和“人民英雄”的文学丰碑。正如周扬在1949年所说,“解放区的文艺,真是新人民的文艺”。人是文艺永恒的主题,事实上,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百年先进文艺,始终围绕着人这个主题。从歌剧《小黑嫁》、沪剧《罗汉茜》、越剧《梁山伯与祝英台》、评剧《刘巧儿》等作品中可以看出,女性解放是先导,预示着中国人整体的解放。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以人为本”的文艺创作中的“人”随着时代的发展有了如下的变化和不断的升华。

以《歌唱祖国》这首歌为标志,五六十年代文艺界的“人民”对新生活充满了向往,对劳动和建设的真诚赞美充满了青春的热情。小说《百钢》、《青春万岁》、《山镇巨变》、《创业史》、《李双双》、《上海晨报》、《四季有香》、报告文学《六十一个阶级的兄弟》、《少年在挑战》以恢宏的气度再现了社会主义建设前期轰轰烈烈建设中的工农兵建设者的精神气质。诗人何敬之的《放声歌唱》、《雷锋之歌》、《三门峡梳妆台》、《去西方火车的窗口》、郭小川的《向困难进军》、《甘蔗林——绿纱帐》、文杰的《天山田园》、《复仇的火焰》、李记的《油诗》,都洋溢着新中国青春期的豪迈浪漫的诗情。朝阳沟,霓虹灯下的哨兵,第二春,激流,南海长城,戏台上的朝阳沟,护士日记,我们村的年轻人,女篮五号,老兵新传,五朵金花,农奴,大李,小李,老李,满意不满意

新中国诞生在血与火的炼狱中。在历次革命内战和抗日战争中英勇牺牲的几千万男女英雄,谱写了人类战争史诗为自由、独立、解放而浴血奋战的最壮丽篇章,也是一股不断向前挖掘的文艺洪流。所以战斗牺牲的“人”,也是新中国文艺的主角,包括小说《红太阳》、《红岩》、《红旗谱》、《临海学园》、《打中原》、《古城肖春》,还有话剧《万水千山》。电影《渡河》《地道战》《地雷战》《南征北战》特别值得关注的是,冈瓦布有一股温柔的小溪,用水彩风格讲述了革命战争另一方的动人故事,如小说《百合》《党费》《七根火柴》《青春之歌》《野火斗古城》《三家巷》《奋斗》《诗雪》《山谷》《电影六宝故事》《革命家庭英雄主义》, 理想主义和浪漫主义是这些作品中高举和燃烧的三支火炬,它们不仅照亮了过去的历史,也为新中国在宏伟崎岖的道路上前进提供了巨大的精神动力。

在新时期、新世纪、新时代,“人民”展现了改革开放、昂扬向上、开拓创新、昂扬向上的形象。奋进的小说《乔厂长上任记》《沉重的翅膀》《人生》《平凡的世界》《荒废的岁月》《哦,香雪》《人生之路》《恶债》重新激活并延续了文学与现实生活的血脉联系。《敬酒歌》、《希望的田野上》、《春天的故事》、《走进新时代》、《江山》等歌曲,都成了声音留下的时代足迹。《难忘的今夜》这首歌总是在除夕夜温暖地送每一个中国人一个更美好的新年。电影《离开雷锋的日子》《焦尤鲁》《孔繁森》《生与死的抉择》《钢琴曲》《狼斗士2》《红海行动》电视剧《欲望》《编辑部的故事》《洋妞》《十六岁花季》《激情燃烧的岁月》话剧《父亲》西京故事《迟来的开场》不同于五六十年代的“新人”,如今的“新人”不仅有理想,有希望,有成就,更有生活本身的沉重与艰辛。通过艰辛和磨难,人们可以看到在发展进步的道路上留下深刻足迹的“人”。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长篇小说《伤疤》、《班主任》、《魂与肉》、《绿树》、《蹉跎岁月》、《沉默的戏剧》、《报春花》、《丹心铺》、《电影牧民》、《芙蓉镇》、《田芸山传说》等反映了文革十年内乱的灾难

人民形象永恒不变的动力在于党的“以人为本”的创新方向不断发展、深化和明确。1980年,党中央确定了“文艺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邓小平同志在四大上深情指出“人民是文艺工作者的母亲”,同时揭示了“人民需要艺术,艺术更需要人民”的关系。江泽民同志提出“艺术创作要在人民的历史创造中进行,艺术进步要在人民的进步中培养”。胡锦涛同志强调,“一切进步的文艺创作都是从人民中产生的,为人民服务的,属于人民的”,强调“只有把人民放在心中的最高位置,永远和人民在一起,坚持以人为本的创作方向,艺术之树才能常青”。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在新时期创造性地确立了以“以人为本”为核心理念的治国思想体系,并首次将“以人为本”的创新取向纳入“以人为本”的执政体系,赋予了这一取向重大的价值和意义。与此同时,围绕“以人为本”的创新取向进行了一系列丰富而独到的探讨,实现了“以人为本”的创新取向从呼唤到完成理论探讨的巨大转变,使之成为习近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的重要组成部分。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以人为本,就是把满足人民的精神文化需求作为文艺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把人民群众作为文艺表达的主体,把人民群众作为文艺审美的鉴赏家和评判者,把为人民服务作为文艺工作者的天职”。

正是在以人为本的创作思维指导下,十八大以来,出现了一批深受广大人民群众喜爱的文艺创作精品。近期舞台剧《永不消失的电波》《深海》《雨花台》《刘清》《平凡的世界》《姚橹》《沂蒙山》《陈焕生的吃饭问题》《草原英雄小姐妹》等硬核题材将以人为本的创作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在艺术呈现和人物塑造上有了很多新鲜的体验和突破《觉醒时代》《宁敏镇大江大河》《没有战争的北平》《过鸭绿江》《我的人民》《我的国家》《牺牲》《我的人民》《我的家园》《狼斗士2》《红海行动》等影视剧。所有这些都显示了人们写作史上的一个新时代。“以人为本”彻底摆脱了概念化、模式化的刻板印象,实现了“人不是抽象的符号,而是有血有肉、有情感、有爱恨情仇、有梦想、有内心冲突和挣扎的具体人”的创作追求,从而“增强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渴望和信心”。

从我的学习经历来看,我认为就文艺创作者而言,“以人为本”首先要明确出发点,注入自我,塑造自己的灵魂。必须指出,人民群众是我们文艺创作的起点。正因为人民为我们提供了物质、营养和灵感,文艺作品自然要以人民为主导。其次,要明确目的地,铺开,引领社会时尚。文艺工作者的作品必须让人感受到中国审美精神的享受和喜悦,认识到创造时代、发展社会的价值和意义。

2

以人为本——论创作方向

丰功伟绩,百年辉煌,以人为本,人民万岁。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周年。一百年来,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我们经历了艰苦的斗争。虽然我们经历了许多曲折,甚至犯了文化大革命这样严重的错误,但总的来说,我们为中国走出贫困、软弱和落后的历史奠定了坚实的发展模式。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经济和社会经历了震惊世界的前所未有的巨大变化和进步。2020年,我们将以守望相助的巨大力量抗击肆虐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尽早走出严重困境。在这场无烟防控疫情的战争中,全国346个医疗队和4.2万多名医务人员逆风而上,以一颗心的雄伟力量面对困难,为打赢这场战斗做出了贡献。十八大以来的八年,近亿人脱贫,14亿人共同迈向小康。而创造这些人类历史上从未见过的奇迹的主体,就是全体中国人民。由此可见,中国现当代文学艺术的最大优势在于时代的巨变和社会生活的极大丰富——100年前,清政府的代表们屈辱地坐在《辛丑条约》的签署席上。你怎么能想象中国企业进入世界500强,名列前茅?当我们仰望比尔盖茨和乔布斯的时候,怎么能想象未来会诞生一批中国高科技企业呢?100年来,无数中国儿女为五星红旗的高挂作出了英雄牺牲,交换了青春热血;他们用辛勤的劳动,汗水和辛勤的劳动,改变了中国的贫穷。改革开放谱写了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足以让我们的祖先幸福的全新历史篇章。人民,只有人民,才是推动历史前进、创造历史的真正力量。在扶贫攻坚斗争中,1800多名同志的生命被定格在了扶贫攻坚的征程上。没有人民的创造、奉献和牺牲,就没有今天的中国!普通中国人,才是值得我们文艺工作者去热爱,去用爱去写作的人。他们所信奉的理想和追求,他们所承受的艰辛和压力,他们所克服的困难和障碍,他们的喜怒哀乐所传递出来的理想主义、英雄主义、艰苦奋斗、艰苦奋斗、奉献精神,值得我们的文艺工作者用一生去描绘、赞美、服务。毫不夸张地说,今天的中国是世界上物质最丰富、内容最多样的文学艺术大国,中国是当之无愧的文学艺术资料丰富的国家。当世界各地的作家和艺术家来到中国时,他们都对此感到惊讶和震惊。一位爱尔兰作家每天听着上海这座繁华的城市,由衷地赞叹:“我的窗口是一部上海交响乐!”他希望通过他在上海的写作,让世界各地的读者了解中国的巨大变化,尤其是普通上海人的生活变化和思想感情。一位挪威作家高兴地说:“上海是未来。来到上海后,我成为了这个未来的一部分。这对我来说是一个美丽的惊喜,因为我一直以为我只属于‘曾经’。”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法国作家勒克莱齐奥赞同为人民写作的观点。在他看来,中国的小说都是写给普通人看的,这种面向大众的文化精神在孔子的“教无一例外”的教育思想中得到了体现。

国外的文艺家都是这样。作为中国的文艺工作者,我们有更大的责任来代表我们的人民,树立可以代代相传的文艺丰碑。这就是“以人为本的创作取向”,每一个有良知、有追求的文艺工作者都必须“时刻把人民的温暖和幸福记在心里,把人民的喜怒哀乐倾注在自己的笔下”。

从供给方面思考——论创造的目的

从计划经济时代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时代,“以人为本”始终是一个永恒的命题,始终充满着具体而复杂的变化。我们必须认识到,与时俱进、刚正创新、不断创新是我们的使命。

人不仅是一个永恒的概念,也是一个内涵和外延都在随着时代不断变化的范畴。作为文艺创作的目标群体,今天的“人”与过去相比发生了巨大而深刻的变化。在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占主导地位的时代,人民是一个非常明确的群体,有矛盾和对立的斗争;在计划经济时代,人是一个相对统一的群体。他们的衣食住行基本相同,物质精神生活基本相似。然而,在市场经济时代,“人”已经成为一个个性强烈而丰富的群体,经济收入差距大,思想活跃程度高,审美情趣多样化,区域发展不平衡。有鉴于此,“人为什么是文艺”的问题不再是一个绝对扎实、清晰、工整、完整、简单、一致的课题。

面对这样的“人”,文艺创作要有“供给方思维”,即从各个方向、层次、品味、兴趣去创造、提供、满足大众的精神文化需求。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报告指出:“我们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转变为人民日益增长的改善生活的需要和不平衡不足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我们的文艺创作和传播,必须符合十九大报告要求的人民过上更好生活的新期待,必须提供丰富的精神食粮;不断深化供给侧体制改革,以提高供给侧制度质量为主要方向。

舞剧《永不消失的电波》问世,迅速成为一部现象级的新作,是一个值得关注的对象。它以充满青春活力和时代气息的艺术想象,以全新的舞蹈叙事和精准细腻的人物塑造,再现了李霞和蓝芬在爱情和信仰支撑下的高贵灵魂。该剧每年演出100多场,全国巡演几乎满员。很多附加演出还是很难买到票。这部剧之所以受到人们的广泛欢迎,是因为它唤醒了人们沉睡的历史记忆,触动了观众内心的悸动。尤其得到了年轻观众的广泛赞誉,给出了“我们把掌声献给英雄,把眼泪留给自己”的赞誉。90、00后大量“二刷”“三刷”自发,一个苏州年轻警察5次开车到上海追剧。该剧在广州大剧院演出时,一位观众带着母亲从长沙一路追剧,这是她第九次入戏。从舞剧《永不消失的无线电波》的供给方来看,需求方不再满足于一般化的“大宗商品”精神文化产品,不再满足于简单化、脸谱化的艺术表达。当代文艺的有效性,只有观众的接受才能充分实现。而且,与老一辈的受众相比,今天的受众既有审美的代际叠加,也有审美的代际差异。他们见多识广,思维敏捷,更有创新精神。他们期待着征服他们,超越他们的艺术,而不是落后于他们所期待的“艺术”。

目前,文艺创作在供给方面取得突破。戏剧《深海》和《刘清》真实地展示了人民科学家和人民作家最“人性化”的艺术魅力。《觉醒时代》正面反映了中国共产党成立前后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作品以中国早期共产党人在时代洪流中追求真理的青春形象,对当代观众形成了热烈的同情。电视剧《宁敏镇》以最直接的感性呈现,敢于直面中国脱贫攻坚战。坚持“以人为本”,就要解放思想,突破束缚艺术创作的思想牢笼。艺术创作如果是自绘,这个不行,那个不行,会让以人为本的创作取向成为一句空洞的口号。在供给方面,如何提高整个系统的质量,已经成为文艺创作的重中之重。目前文艺创作的瓶颈是精品太少,差的太多。接受美学认为,文艺创作必须以受众为中心,充分考虑读者阅读和欣赏的精神需求。特别是要接受广大青年观众的考验,获得他们发自内心的认可。可以说,以人为本的创作取向已经成为艺术家创作的共识,关键在于逐步实现审美品格、受众需求和市场需求的结合与统一。我们应该努力用更多被习近平总书记誉为“蓝天上的阳光”的作品来照亮世界,温暖人心。

深入生活,永不停息——谈创作方法

进入新时期以来,现实题材的创作成为文艺的主流,从中可以看到一些感人的作品,感受到许多创作者的热情。但遗憾的是,仍然有许多作品明显缺乏生活的基础和质感,有些甚至被新闻报道和艺术技巧“硬剪辑”。

生活是文艺创作的源泉。深入生活是所有文艺工作者成功的唯一途径。正如巴金所说:“如果你不能在自己身上找到快乐,那就去人民中间吧!”1986年,他在《致青年作家》一文中写道:“所谓划时代的杰作,不是靠个人聪明才智编造出来的,而是作家和人民用心血写成的。”50年代初,巴金自告奋勇参加抗美援朝志愿军慰问团,深入朝鲜战场生活近半年。冒着生命危险,终日与前线战壕里最可爱的人同甘共苦,以牺牲生命、保卫国家为代价,探索他们的美丽与力量,创作了小说《团圆》和一批散文作品。《重逢》很快被改编成知名电影《英雄儿女》,主人公王成“向我开枪”的呐喊成为了几代人永恒的记忆。著名油画家以中国农村土改为主题的巨幅油画《血衣》,从延安时期就产生了初步的想法,1949年参加京郊土改,1954年完成素描,1957年完成大型油画,1973年基本完成油画,历经20多年的春秋。20多年来,王式廓深入农村生活,对中国农民在历史时刻的情感和行为有了真正的了解和透彻的理解。可谓“二十年磨一画”,让鲜活的生命成为永恒的作品。

而今年出现的优秀的以人为本的文艺作品,大多都有艺术家无条件深入生活,被生活和原型所感动的感人经历。电视剧《宁敏镇》在豆瓣平台上获得9.4分高分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无论大小演员,都在尘封干燥的戈壁沙漠中经历和体验了当地人民20多年的艰苦奋斗。

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以互联网为重要交流手段的信息时代。根据WeAreSocial和Hootsuite发布的最新统计,2021年1月,全球互联网用户数量达到46.6亿,全球互联网普及率达到59.5%。目前,全球约有52.2亿人在使用手机。2021年2月,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47期《中国互联网发展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12月,中国互联网用户数量为9.89亿,互联网普及率达到70.4%。国家统计局进行的相关调查显示,截至2020年底,我国每年移动互联网用户接入流量为1656亿GB,移动互联网用户数为9.86亿。数据显示,社会和生活信息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传播,以前所未有的规模积累和传播。有人问,这么庞大的信息量难道不足以支撑文艺创作的需要吗?我们还需要继续以传统的方式深化我们的生活吗?我对第一个问题的回答是否定的;我对第二个问题的回答是肯定的。

我无意抹杀互联网给世界和人类带来的积极变化。我只想指出事情的另一面。网络世界,包括它所提供的信息,在文学艺术创作中存在着明显而重大的缺陷。因为它是一个虚拟的世界,它的喧嚣和兴奋其实是没有生命的温度和热度的冰冷的东西。虽然数量多、规模大,但缺乏文艺创作所必需的生活肌理和人文肌理,不具备人们通过直接接触所能获得的那种“体验”和碰撞光。文学艺术创作不能仅仅依赖于一个符号化、碎片化的数字积累世界,也不能满足于从网络人物到文学符号的转变过程。因为网络信息是令人眼花缭乱的,其含义是指大声的声音和模糊的图像,基于它“创造”的事物往往缺乏整体思维,显得平淡,使人陷入非理性的摩擦和强烈的片面性。美国记者、经济学家托马斯f利德曼(Thomas F. Lidman)认为,在经济一体化时代,我们生活的世界正在被抹平:人们只需用鼠标点击,就可以跨越千山万水,抚平山海,平整高低起伏的世界市场。一个非直接接触的网络世界也把生活和现实压缩成了一个看似通畅的平面。我们瞬间所能认识的世界,既没有深刻的现实生活感和人性感,也没有立体的人物丰满感和颠簸感。我们得到的其实只是一个平面的表象。英国作家福斯特将小说人物分为两类:“圆形人物”和“扁平人物”。他认为,如果创作者主要依靠网络世界提供的素材,甚至沉迷于网络世界的虚拟生活,充其量只能创作出干瘪、苍白、没有血色的“扁平人物”,而无法创作出充满立体感的“圆形人物”。

还有人问,深入生活,我自己的生活不就是生活吗,我还没深入吗?我的答案当然是肯定的,但还不够。对于从事文艺创作的人来说,在漫长的创作生涯中,他们作为创作素材的生命会逐渐萎缩,这类似于一个池塘的淤积。“问运河那么清楚,因为有活水的源头。”只有深入生活,才能引入“活水之源”。文艺成功的第一推动力来自生活,第二推动力来自创作主体,包括他们的才华、艺术想象力、创作状态、对艺术的理解和把握…

不仅是现实题材,历史题材也需要现实生活的营养和启发。著名京剧艺术家尚在创作《贞观大事》时,曾多次造访陕西,体会到历史所激起的现实激情。所以他在舞台上的表演虽然成为了历史人物和故事,但每一个观众都能在历史画卷中听到当代中国所激起的回声。

总之,无论何时何地,深度生活都不是过时的,而是需要不断加强和深化的。这是习近平总书记一再强调文艺工作者深入生活的根本原因。深入生活,不仅有助于我们体验现实生活的感性形态,还能直接触摸和触摸到生活的肌理,尤其是创造和推动社会前进的生动而富有活力的“人”,是人的灵魂、精神和情感的真实脉动。也有助于我们准确全面地把握现实生活和生活背后的意义。熟悉“他者”不熟悉的生活,将“他者”的生活转化为自我生活的有机组成部分,从而创作出充满生命力的优秀文学作品,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文艺创作方法有一百种、一千种,但最根本、最关键、最可靠的方法是扎根于人民,扎根于生活。”

艺术可以展翅飞翔,但必须脚踏实地。这片土地除了人和生命什么都不是。

来源:中国文艺报

微信公众平台:包头市文联

Tik TokNo。:BTSWL

-感谢您的支持和关注-

Copyright© 2015-2020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