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后的好处是巨大的,严重危及主播的健康。很难根除“酒后广播”的问题

发布时间:2021-04-09 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背后利益巨大,严重危害主播身体健康,很难根除“酒后广播”的问题

新华社4月8日报道“三四瓶白酒倒进一个大碗里,主播‘无聊’”“白酒、啤酒、红酒、洋酒、黄酒混在一起喝得很快,主人呕吐甚至失去知觉”“一群男女一起喝了太多的斗酒,直到都晕倒在桌子底下”...

新华社记者发现,虽然“问题吃播”已被查封,但一些短视频平台仍活跃着用“喝喝”来“吸粉”的“问题喝播”,不仅危害主播健康,还助长了变态丑恶的心态,严重损害了行业健康生态。

“喝广”问题大:醉了,凶酒,卖假酒

记者在亚图快客、西瓜视频、哔哩哔哩等网络平台上发现了许多“问题饮酒”视频。

越醉越好。记者在Aauto Speeter的站台上看到,一个主播拿起一桶白酒,往嘴里灌,直到喝不下去。还有一个主播和一个女的争着喝60度的酒,直到其中一个人喝醉了失去知觉。

一位西瓜视频主播告诉记者,他做了一年多的“喝酒播音”,已经积累了20万粉丝。“你在直播中喝的越用力,点击量就越高。有一次你5口喝心惠股票网了1斤高档白酒,观影量一下子就达到了20多万。”

越拼越好。在Aauto Facter上,许多主播倡导“享受白酒,滑啤酒”,“啤酒+白,混在一起”,“爱战必胜”等。,又用调酒“吸粉”很多人争,主播用“喝酒挑战”作为噱头来提粉:他挑出据说特别醉人的酒,一连喝了好几瓶。

为了证明主播喝的是真酒,是真醉,是真吐,有些观众会要求主播“点燃酒”或者“分析截图”。如果他们发现任何虚假,他们会辱骂甚至向主播投诉。记者在Aauto Speeter平台上的一个“问题饮料广播”账户下梳理了6000多条评论,其中大部分是敦促和说服人们喝酒的信息。

假酒是很多劣酒。很多主播都会在视频中不断吹捧某款酒。他们会把视频链接到微店和淘宝店,还会在直播评论区贴出“买酒加微信”的提示,引流酒。但记者发现,这些酒的质量风险很大。

拥有3.8万粉丝的主播“新宇酒业先生”发布的每一个短视频,喝的都是同一个“茶缸酒”。视频有葡萄酒包装的特写,账号链接到了Aauto rapper店。来自辽宁新民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的信息显示,生产该酒的沈阳郑家坊啤酒厂自2017年以来,因“将不合格产品冒充合格产品”、“生产不符合法律法规或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和食品添加剂”而被行政处罚多年。这家工厂的一些葡萄酒产品已经被检查并被确定为不合格产品。

“喝”后面的“呵呵呵”是谁?

北京师范大学国际网络法治中心高级研究员臧磊等专家表示,“问题酒广播”是由巨大利益驱动的。

-风格低调,但点击率高。记者发现,在Aauto rapper平台上“问题饮酒与广播”账号的粉丝从几万到几十万不等。西瓜视频上的“饮播”视频单播量甚至达到了20多万。

从事直播行业近10年的李姗,现在在天津经营着一家MCN企业。她认为“问题喝播”的丑陋评价满足了部分观众的恶趣味,实际上是吸引了大量用户的点击和奖励。有的主播关注这个领域门槛低,不惜试探甚至突破法律底线,只为了快速“吸粉”“增肥”账号。

——伤身体却赚钱。一位Aauto rapper平台主播承认,为了“吸粉”,他需要高频更新,他真的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受不了了,因为“喝酒播音问题”赚的钱更多。

一位视频主持人告诉记者,一个葡萄酒广告3000元,一个专题5000元。据业内人士介绍,在一个短视频平台上,粉丝过万的主播,三四个小时的“饮酒广播”,平均奖励收入从1000元到3000元左右。如果接受粉丝指定的挑战,奖励金额可能会更高。另外,在“喝酒播音”的直播中,带的商品可以分成销售额的10%到15%。

——管理无序,利益极大。此前,国家网络信息办和许多地方监管部门已明确禁止“吃播”内容,一些短视频和直播平台也承诺“严肃处理此类非法内容,或给予删改作品、停播直播、封号等处罚”。但记者发现,每个平台的实际管理力度是不一样的。据业内人士介绍,一些短头视频平台对“网上内容”的反应更快,而其他大型平台则要求“一定数量的用户会举报后再处理”。

某知名网络视频平台的工作人员承认,这种“问题喝播”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了,平台作为其利益共同体,在内容不直接、不明显违法的情况下,往往会选择默许。“流量毕竟是平台的‘生命之根’。只要不是‘被监管机构抓住’,有些平台宁愿‘闭上一只眼睛’看能带来大规模流量的内容。”

有平台工作人员表示,目前直播监管还比较困难,直播室的巡查和扫描还存在漏洞,包括AI技术鉴定。“比如有的主播会聊很久,然后喝一会,增加我们找的难度。”

压缩平台责任,切断利益链,提高监管技术

一段时间以来,监管部门对网络直播的监管不断加强,违法活动现象有所减少。去年9月,继国家在线信息部的努力下,广东、河北等地的立法机关针对假吃假吐的“网上吃播”现象采取措施,效果明显。专家认为,这些经验对治理“问题饮酒广播”很有帮助。

中国政法大学光明新闻与传播学院常务副院长姚认为,“吃与播”、“喝与播”中存在的问题,表明平台监管责任尚未夯实,需要进一步加强。面对低俗甚至违法的内容,互联网平台可以通过简单标注“不饮酒”、“未成年人不饮酒”等提示来“甩手免罪”。如因逐利冲动导致相关内容无法及时处置,平台应承担责任。

业内人士表示,要充分发挥公众监督作用,鼓励用户举报违法违规投诉,督促平台企业优化现有投诉举报门户网站,建立更加便捷完善的举报渠道。

臧磊建议监管机构对用户反馈强烈、新闻报道突出的行业问题也要加强监管执法,可以以专项行动的形式进行专项监管。此外,监管部门还应出台政策,鼓励和督促相关平台企业投资内容筛选技术领域,有效提升技术筛选效率,堵塞相关漏洞。

姚建议,平台可以建立主播信用机制,打破网络视频领域长期以来“黑红也红”、“负能量也能量”的混乱局面,切断以俗丑成名的利益链条,引导直播内容制作传播中的价值扭曲。

臧磊还提醒,虽然目前主流观点认为,平台与主播不构成劳动关系,但如果主播因“酒后广播”发生身体伤害甚至死亡,且主播与平台就健康问题有约定的,平台应承担违约责任。

(原标题是:《喝酒喝酒》的幕后推手是谁?——“问题饮水与广播”治理“难断根”调查)

(本文来自《The Paper》,更多原创信息请下载《The Paper》APP)

Copyright© 2015-2020 版权所有